《小小乔》:极乐品种小魔花,人体异形新变种

YYets December 7, 2022
《小小乔》:极乐品种小魔花,人体异形新变种
小小乔》是奥地利导演杰茜卡·豪斯娜的第六部作品。她之前曾执导过《面访》(1999)、《任性天使》(2001)、《卢尔德》(2009)和《疯狂的爱》(2014)。她先前唯一一部接近类型片的电影是2004年的《鬼饭店》,讲述一个女孩在一家毗邻神秘森林的酒店工作的故事。《小小乔》是她的首部英语电影。
从一开始判断这部电影的走向并不容易。很明显,《小小乔》是一部人体异形电影。在上世纪50年代,随着《魔星》(1953)、《火星大接触》(1953)、《我老公是外星人》(1958)以及绝对经典的《天外魔花》(1956)的上映,这类电影掀起了一股热潮。在所有这些影片中,人类要么被外星人的复制品所取代,要么思想被外星人接管控制。 从那以后,又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人体异形题材电影,在一些电影中则是机器人复制品或镜像二重身取代了人类。
《小小乔》讲述了植物掠夺人体的离奇故事——剧本给出了一个听起来很有趣的解释:孢子侵入嗅觉器官,控制人们掩盖情绪,所有这一切都源于一种被绝育的转基因植物自我繁殖的生物本能。 杰茜卡·豪斯娜的导演风格隐晦而令人不安。不同于《天外魔花》和上面提到的大多数人体异形电影,她并不依赖于恐怖的特效场景——但《小小乔》依然是一部让人不寒而栗的电影。影片用纯色调拍摄,如艾米丽·比查姆公寓的粉彩色、实验室的纯白色以及孵化场里排列的托盘的图案。 豪斯娜的导演技法很低调——我特别喜欢艾米丽·比查姆和同事本·卫肖一起喝酒的场景,当后者试图靠近她亲吻时,她微妙地转过头,无需任何言语,就让我们了解到了他们之间没有爱情可言。 随着艾米莉·比查姆周围的人都被异化,情况变得愈加令人不安。全体演员的表演都很精彩。
特别是当艾米丽的儿子基特·康纳和他的同学杰西·梅·阿隆佐假装正经,有板有眼地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时,尤其令人心惊。 豪斯娜引人入胜地将人体异形电影从黑白电影黑色电影的陈词滥调中剥离出来,置于鲜明的现代背景下,精彩地讲述了一个母亲对失去孩子监护权的恐惧。
类别

发表影评